芬兰的劲爆名片:SLUSH!

2016-4-26 3:49:52 来源:周玮

一年一度、为期两天的Slush成了高科技初创企业与投资者和各大媒体聚首的盛会,Slush精神也正以不可阻挡之势渗透到芬兰的各个领域,甚至在海外生根开花。

Slush是什么?Slush是一个英文词,意思是半融的雪、雪泥。谁都不明白,2008年的时候,芬兰阿尔托大学的一些学生们和愤怒小鸟Rovio公司的首席市场官魏皮特(Peter Vesterbacka)何以脑洞大开,选了这个词作为初创企业大会的名字。11月份的芬兰,寒冷、阴暗,地上泥泞和雪混杂在一起。而熬过了这段时期,定将迎来万物复苏的春季。皮特说:“Slush代表着用独特的方式思考,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做得更好。” 的确,谁也没想到,这个草根活动如今已经发展为全球最吸引高科技初创企业和投资人眼球的活动。而Slush,也已成为梦想、理想、奋进、创业、创新的代名词。

位于赫尔辛基的会展中心又迎来了一年中最为激动人心的时刻,代表最尖端科技的会场自然也与众不同,一反展会内常见的明亮空间,取而代之的是暗色金属摇滚风格的构架,各种造型和颜色的灯营造出炫酷的氛围。创业者们在这里使出浑身解数寻找融资机会,各领域明星创业者依次登场介绍创新成果,与投资人对话。除主题演讲外,还有创业竞赛、创业指导、创投圆桌会议等活动。

IMG_9320

来自100个国家的1万5千名与会者在赫尔辛基会展中心济济一堂,空气中充满了创业的能量。摄影:周玮

来自100个国家的1万5千名与会者,其中包括200名讲演者,800家投资公司,1700家初创企业,700名媒体记者,1500名志愿者…一年一度、为期两天的Slush 已然成了高科技初创企业与投资者和各大媒体聚首的盛会。

Slush背后的组织者是阿尔托大学运营的Startup Sauna(创业桑拿)。这个名字听着像洗浴中心,其实是芬兰最有影响力的创业基地和孵化器,由阿尔托大学、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芬兰技术产业联合协会以及Sitra等机构共同资助,曾被评为全世界最主要的大学创业企业孵化器。

诺基亚也来到Slush,让公众体验秋季即将上市的虚拟现实摄像机。摄影:Slush media

诺基亚也来到Slush,让公众体验秋季即将上市的虚拟现实摄像机。摄影:Slush media

历经7年,Slush大会越办越火。 本届大会请来芬兰总理尤哈·西皮莱(Juha Sipilä)致开幕辞再合适不过了。总理本人也曾创办过几家企业,并在高科技公司内担任过CEO。他深有感触地提到,基于这样的背景,他在这里的创业氛围中感到如鱼得水。之后,总理还参观了一些企业展台,并饶有兴趣地听取介绍。

Slush_sipilä

芬兰总理西皮莱(中)在会场上了解产品信息。摄影:Slush media

究竟是什么,使得那么多人热情洋溢地前来担任志愿者;又究竟是什么,每年吸引了那么多与会者?在Slush现场,无论是从热情的志愿者身上,还是Slush的组织者身上,或是充满激情做销售讲演的初创公司代表身上,都能立即感受到这种鼓舞人心的Slush精神。 担任了两届志愿者、目前在一家IT公司就职的金可佳觉得,Slush传达出一种创业的能量,那种在别的地方很少能感受到的激情。身处Slush,整个人都很振奋,而且觉得身边有很多人都和自己抱着同样的梦想,不言放弃。受到Slush的感染,金可佳自己也正在策划办一个自己的初创企业。

Slush 中国的首席运营官王晨也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16岁时,王晨通过万塔市和济南市的交换项目,来到芬兰读高中,接着又在阿尔托大学攻读通讯工程 。还在大学期间,她便成立了两家初创公司。自从做了Slush志愿者之后,激情便被点燃,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以至于得知今年将在中国举办Slush时,她毅然从就职的市场营销公司辞职,投身到Slush中国的筹备工作。

Slush中国大会于今年10月在北京中关村软件园举办,首届便吸引了来自13个国家的340家初创企业、250名投资人参加。创业沙拉的联合创始人吕山评论说:“一反国内创业大会主讲人在台上讲、听众们在台下听的老套,Slush把能量和fun带到了中国。” 如今,Slush中国正准备建立实体公司,为初创公司和投资者在中国搭建互相交流的平台。明年9月的第二届Slush中国大会上,预计与会人数将从今年的1200人增加到3千至4千人。另外还将与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合作举办Slush上海创业大会,在香港、山东等地也将举办小型活动。

Slush中国团队,前排左一:首席运营官王晨;后排左二:郭必娅(Piia Kuosmanen),北欧地区首席运营官摄影:Slush China

王晨提到,中国如今正逢创新创业大潮,政府支持,企业一呼百应,契机再好不过。国际上、包括北欧对中国市场的兴趣极大。芬兰的Slush中,领域细分为硬件和物联网、电子商务和技术、B2B软件、消费者技术和生命科学。“整个Slush的概念在中国进行本土化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进入中国,热门话题就变成了电商、智能化硬件、互联网经济等。”王晨说。“国内初创企业的数量很多,但质量参差不齐,而且与国外投资者对接方面也有一定差距。Slush中国必须对团队的计划进行审批、打分,挑选30个团队进行2天培训,然后进行路演。”

此番,Slush中国带来了110人的团队,其中包括投资者、初创公司和媒体,阿里巴巴、张江高科技园区、清华科技园也是其中之一。阿里巴巴集团今年六月推出了阿里云服务,除了参加在北京举办的Slush之外,也专程前来芬兰参加在主场举办的Slush大会。展台前吸引了不少对其服务感兴趣的欧洲初创企业。阿里云将于明年在欧洲建立云数据中心,本次Slush正是一次最好的推广展示机会。

Slush上的阿里巴巴展台。<span class="credits">摄影:Slush media</span>

阿里巴巴展示今年6月刚刚推出的阿里云服务。摄影:Slush media

金融大数据风控解决方案服务商堆塔信在Slush中国创业大赛讲演中夺冠,赢得了一次前来芬兰参加大会的机会。年轻美丽的首席运营官孙楠这次也在主会场参加了讲演竞赛,当提及公司每年的业务额和服务时,引来台下听众啧啧惊叹。孙楠告诉我们,Slush北京大会之后,不少投资方与堆塔信接洽,要求进一步详谈投资事宜,其中也包括来自瑞典的投资人。这次她来到Slush的主会场,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级别非常高的活动,连总理都到场了。她提及:“看得出来,芬兰的创业环境十分成熟。中国的初创企业许多都非常年轻,有些刚走出大学校园,而这里,从年龄上判断,不少人有连续创业的经历。”

堆塔信COO孙楠在台上作三分钟演讲。<span class="credits">摄影:周玮</span>

堆塔信首席运营官孙楠在台上作三分钟演讲。摄影:周玮

代表芬兰新生代的Slush精神正以不可阻挡之势渗透到芬兰的各个领域,甚至在海外生根开花。芬兰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位于欧亚交汇点。Slush正在做的,便是把欧亚的初创群体联系在一起。继诺基亚、阿尔瓦·阿尔托、清洁技术、愤怒的小鸟、玛莉美歌之后,Slush也将成为芬兰的劲爆新名片?

/撰文:周玮

子页面广告 04 05 06
子页面广告 07 08 09